您的位置:28彩票 > 关于文学 > 萨真人墓与萨守坚,赤心忠良

萨真人墓与萨守坚,赤心忠良

2019-12-16 00:33

甘肃省西和县城南三里岷郡山有萨真人墓,今存墓表为清乾隆时所立,当时县令王鸣珂题萨真人墓四字。陵园旁有道观一座,名萨爷殿,有戏台、正殿、东西偏殿,应初建于南宋时,清乾隆年间扩建。正殿有萨真人塑像,东西偏殿正面分别为王灵官和杨四将军塑像。经笔者考证萨真人即北宋末年著名道士萨守坚。元刻《新编连相搜神广记》后集言王善为湘阴县邪神,用童男童女生祀,萨真人焚其庙。后萨真人至龙兴府江边濯足,见水有神影,方面黄巾金甲,左手拽袖,右手执鞭,言为湘阴庙神王善,暗随萨真人十二年,欲伺其有过以复仇,后知其德行高迈,故表示将改恶从善,愿为部将。萨真人遂收为徒。元代赵道一编《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卷四也写到此事,唯地点作某处,王善暗随萨真人时间作三年。按:南宋著名道士白玉蟾的《道法九要》一书《持戒第四》也讲到此事,作为一十二载,明代据元刊增补重刊《绘图三教搜神大全》(叶德辉影写刊刻本)和明刊《搜神记》、明代小说《萨真人得道咒枣记》也作相随一十二年(第十回),则作十二为是。《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中三乃是因所据本子上十二两字之竖画模糊不清,误识为三而成。王善即道教的王灵官。而岷郡山侧殿也奉王灵官神位,此是西和岷郡山萨真人即萨守坚之证。《明孝宗实录》卷十三云:所谓崇恩真君、隆恩真君者,道家相传以崇恩真君姓萨名坚,西蜀人,宋徽宗时尝从王侍宸、林灵素学法有验。而隆恩真君,则玉枢火府天将王灵官也,又尝从萨真君传符法。永乐中,以周思得能传灵官法,乃于禁城之西建天将庙及祖师殿。宣德中改庙为大德观,封二真君。此皆关于萨真人同王灵官设祀及二者关系的最早记载,也是有关萨守坚生平的最早记载。清董含《莼乡随笔》卷二萨真人条亦言明清以来道教所奉王灵官名善,曾从萨守坚受符法。

图片 1

元刻《新编连相搜神广记》言萨守坚为蜀西河人,《绘图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和明刊《搜神记》除个别文字外,与《新编连相搜神广记》基本相同,关于其籍贯也作蜀西河人。今之蜀地历史上无名西河之地,笔者以为记此事当在南宋绍兴十二年改岷州为西和州之后,其时西和之名产生不是很久,学者闻其名而书之,误作西河。当时西和州同文州(今文县)、龙州(今四川江油以北)属利州西路,同利州东路(陕西汉中一带南至四川阆中、仪陇、营山)皆属蜀,则此西河应即西和。又唐郑处诲《明皇杂录》云:时有公孙大娘者,善舞剑,能为《邻里曲》及《裴将军满堂势》、《西河剑器浑脱》。陈寅恪先生谓:西河,疑即河西或河湟之异称,乃通西域之孔道也。陈先生为什么不认为是指今山西临汾一带呢?因夏商两代及山东诸国都城皆在黄河以东,故称黄河在今山西、陕西间南北流一段为西河,也曾以此一段河东或河西之地为西河,秦汉建都咸阳、长安、唐亦如此,故西河在唐以后并不指临汾(隋唐间临汾附近置西河县时间极短)。则唐以后西河未必指临汾一带可以肯定,《历世真仙体道通鉴》言萨守坚欲求学法,出蜀至陕,则是西和人无疑。

三眼能观天下事,一鞭惊醒世间人,王灵官何许人也?

其后有的书称萨守坚为今山西汾阳人,乃因其自称汾阳萨客之故,然所谓汾阳,乃取义于《庄子逍遥游》乃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宵然丧其天不焉,意即仙人。后之浅学者误以汾阳为其籍贯,故生歧说。其误西和为西河,当也与之有关,《历世真仙体道通鉴》言其南华人,一云西河人,可见俱得之传闻。所谓南华,应即华阳(山之南为阳),西和其地古属华阳。先父《形天葬首仇池山说》即云:常羊地处华阳,而仇池及古武都亦在华阳。所谓华阳人,犹唐代李白、李益等自言为陇西人,为当时笼统言之,后人或以为今山东荷泽,亦误。《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后集卷五有西河少女条;云:西河少女者,神仙伯山甫外甥也。山甫雍州人,入华山学道华山一带属古雍州,而西和其地古虽属梁州而实踞秦地为近,如以为此西河为山西汾阳,则属冀州,相去太远,其舅父之学道,也未必人华山。可见宋元之间文献误西和和西河非止一处。又《新编连相搜神广记》言其至漳州(今福建南部)而羽化。《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亦载萨守坚得道后游闽中,一日端坐而化,则西和之萨真人墓为衣冠冢。如其非西和人,既非羽化于西和,便不会在西和有其衣冠冢。

王天君,又称“雷霆都天豁落三五火车纠罚灵官铁面雷公王元帅”、“都天豁落猛吏赤心忠良制鬼缚神火雷霹雳灵官王元帅”、“南极火雷赤心忠良猛吏王元帅”、“太乙雷声应化天尊”。

十多年前曾将以上看法向著名道教学者王家佑先生请教,王先生回信极表赞同。后将此看法写信告诉编纂《西和县志》有关同志,新编《西和县志》第六编之《宗教》一章介绍萨真人时已采用此说。然而该章介绍庙观时仍以萨爷殿初建于唐代,则仍承旧志之误。

他是道教的第一护法神,也是一位著名的雷神,火神,降魔之神,司掌收瘟摄毒。

萨守坚师事第三十一代天师张时修,授以秘要(以上提到各节均言萨守坚出蜀学法,至陕行囊已尽,第三十代天师虚静天师化身授之以咒枣之术,咒一枣可取七文,一日但咒十枣,得七十文,则有一日之资。又从王文卿(10931153年)学道,以内丹修炼和法术行持相结合的五雷正法为道法。王文卿著有《王侍宸祈祷八段锦》,王、萨亦各著《雷法》之文(《道法会元》一书收之,且以萨文列于王文之前)。

萨守坚真人收服王灵官

在道教的宫观中,山门内的第一座殿往往为灵官殿,殿中供奉着一位赤面髯须,身披金甲红袍,三目怒视,持风火轮,右举钢鞭,形象极其威武勇猛,令人畏惧的神仙,这就是道教的护法神将王灵宫,又称火车灵官王元帅。王灵官面对山门,额上火眼金睛,能辨识真伪,察看善恶。因此道教徒到宫观,进山门后首先朝拜王灵官,民间流传有“上山不上山,先拜王灵官”的俗语,以表达对这位道教护法神灵的崇敬。

王灵官的信仰兴起于宋元时期,且与萨守坚祖师关系密切。萨守坚,生年不详,北宋末西河郡人,自称“汾阳萨客”,号“全阳子”,后受封“崇恩真君”。据元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卷四和《搜神记》卷二所载,大致可以了解他学道传法的经历。首先是他的籍贯。《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曰:“萨真人名守坚,南华人。一云西河人。自称汾阳萨客。”北京白云观藏《诸真宗派总簿》则说:“萨真人名守坚,号紫云。系四川云宁府云宁县人。”对此台湾李丰楙教授认为:

“对照《道法会元》卷二四一至二四三《王元帅秘法》主法中的祖师名讳,也都称为汾阳救苦萨真人、汾阳散吏及西河上宰。这是他本籍所在的汾阳,在山西孝义县北,唐代改名西河,为汾州府治,所以后人根据郡望将萨守坚所行的道法支派称为西河派。不过萨守坚之所以自称为汾阳萨客,则是缘于萨氏的血缘乃是出自西域或信奉回教的氏族,入居中原之后而自明其为客的身分。既是入籍地,故后来又移籍四川,两种《萨守坚传》都一致地叙述他是由蜀而出三峡的,所以说是四川人也是符合其生平行迹。”

萨守坚少有济人利物之心。原学医,因误用药致人丧命,乃深深悔疚而弃医学道。时北宋徽宗之际,闻三十代天师张继先及林灵素、王文卿道法高深,欲求学法,遂出西蜀至陕西,行囊已尽,坐石愁闷。忽见三位道人来临,萨守坚遂告以欲去信州参访虚靖天师之事。道人告之天师已羽化矣,萨守坚怅恨不已。

一道人云:“今天师道法亦高,吾与之有旧,当为作字,可往访之。吾有一法相授,日间可以自给,遂授以咒枣之术。曰:咒一枣可取七文,一日但咒十枣,得七十文,则有一日之资矣。一道人云:吾亦有一法相授,与之棕扇一柄。曰:有病者则掮之,即愈。一道人云,吾亦有一法相授,乃雷法也。萨拜而受之,用之皆验。一日凡咒百余枣,止取七十文为日用,余者复以济贫。及到信州,见天师投信,举家恸哭,乃三十代天师亲笔也。信中言吾与林侍宸、王侍宸遇萨某,各以一法授之矣,可授以未尽之文。萨由是道法大显。”

这段神奇传说暗示传道法予萨守坚的就是张继先、林灵素和王文卿,无非是表明萨守坚的雷法承三家之传,且与张继先天师有着密切的关系。虞集《王侍宸记》亦曰:“又有萨守坚者,亦酷好道,见侍宸于青城山而尽得神秘,游东南,祷祈劾治,其神怪有过于侍宸者。”萨守坚遇王文卿于青城而得秘传,其说与前三道人授法之谈,似当均为托依神活,然其传播王文卿一系神霄雷法,当应可信。三师当时各授一法与萨守坚,一为咒枣术,一为扇疾术,一为雷法,萨守坚依法行之皆验。萨守坚后用咒枣为民治病救命,用雷法灭邪除妖、祈晴祷雨,用五明降鬼扇使人得命复生。法裔传至后代,衍为“西河派”、“天山派”、“萨祖派”。

萨真人以道法内炼、苦行修戒著称,其有诗云:“道法于身不等闲,思量戒行彻心寒。千年铁树开花易,一入酆都出世难。”撰着有《雷说》、《内天罡诀法》、《续风雨雷电说》等,存《道法会元》经籍之内。明代邓志谟撰有《萨真人咒枣记》,明成祖封萨守坚为“崇恩真君”。在道教中,萨守坚与张道陵、葛玄、许逊共为四大天师。

萨守坚晚年寓于泉州,以道术名世,从之游者数百辈,故在南宋、元代影响颇大。明臧懋循编《元曲选》中有《萨真人夜断碧桃花》,讲东京徐端有二女:碧桃、玉兰。碧桃许张硅之子张道南,两家相邻。张道南因笼内白鹦鹉飞出,飞到徐家园中,越墙去找,因而得见碧桃。徐端夫妇因此责骂碧桃,碧桃即气死,埋在园中。三年后道南中状元,碧桃之魂与道南相会。久之,道南病,医药无效,家中以为有邪魔着身,请萨真人来看。萨真人勾来碧桃的魂,问明了缘由,令碧桃借尸还魂,“夫妻重配,父母团圆”。剧情很有人情味,剧中的萨真人讲天性,通人情,与《白蛇传》中的法海和尚截然相反。

萨守坚得神霄雷法,由是道法大显,并以持戒坚定、收服王灵官的故事而为后人称道。一次尝寓某处城隍庙数日,见其庙神淫妖作祟,遂施运道法,“迅雷一声,火焚其庙。”关于此事,《搜神记》卷二说:“继至湘阴县浮梁,见人用童男童女祀本处庙神。真人曰:此等淫神,好焚其庙。言讫,雷火飞空,庙立焚矣。”于是庙神怀恨在心,暗中追随十二年,欲其失戒而施行报复,但终不能得,诚心归降,成为萨守坚雷法中所驱役的一员猛将。其曰:萨守坚至龙兴府江边濯足,见水中有神影,方面黄巾金甲,左手拽袖,右手执鞭。“真人曰:尔何神也。答曰:吾乃湘阴庙神王善,被真人焚吾庙后,今相随一十二载,只候有过则复前仇。今真人功行已高,职隶天枢,望保奏以为部将。真人曰:汝凶恶之神,坐吾法中,必损吾法。庙神即立誓,不敢背盟。真人遂奏帝授职。”

从萨守坚收服王善、并保举他为道教之护法,可见持戒修行于雷法中的重要性。白玉蟾《道法九要》中即强调了这点,并高度赞誉了萨守坚的高尚道行,他说:

“夫行持者,行之以道法,持之以禁戒。明其二字端的,方可以行持。先学守戒持斋,神明自然辅佐。萨真人云:道法于身不等闲,思量戒行彻心寒。千年铁树开花易,一入丰都出世难。岂不闻真人烧狞神庙,其神暗随左右,经一十二载,真人未尝有纤毫犯戒,其神皈降,为辅将。真人若一犯戒,其神报仇必矣。今人岂可不持戒?更当布德施仁,济贫救苦。”

王文卿创道教神霄派,是将内丹与符篆融合起来。萨守坚得张继先、王文卿、林灵素雷法之传,属神霄派而更侧重从阴阳对立与转化的方面去解说自然现象及自然与人的关系,成其中一支派,后人称之为天山派或西河派。元代虞集《道圆学古录》卷二五有《灵惠冲虚妙真君王侍宸记》,文末述及王文卿传人有萨守坚,言萨守坚见侍宸(王文卿)于青城而

王灵官信仰的发展

从史料上可知,王灵官本是为害一方民众的“邪神”,他享“用童男童女祀”供自已,所以遭萨真人之毁庙,焚庙驱邪正是神霄雷法的主要精神。《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四谓王灵官原名“恶”,其性刚暴质直。后皈依萨君,“玉帝敕封豁落王元帅,锡金印如斗,内篆赤心忠良四字,管天下都社令。凡有方士奏入者,雷厉风行,察有大过者,立槌之。官民不敢少干以私。第帅多在天门用事,不谙人民隐伏,兼以性烈,一承天命,即拘其冤,令人骨悚,世人勿犯之可也。”

萨守坚与王灵官的信仰虽始于南宋之际,但趋于鼎盛期是在明代初叶。对此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曰:

“国朝永乐间,杭州道士周思得居京师,以王灵官法降体附神。所谓灵官者,为玉枢火府天将,在宋徽宗时先从天师张继先及林灵素等传道法,又从师蜀人萨真君讳坚者学符术。因请于上,建天将庙于禁城之西。宣德间,改庙为大德观,封萨真人为崇恩真君,王灵官为隆恩真君。成化年间改观曰宫,又加显灵二字,每年四季递换袍服,焚化如灵济宫,而珠玉锦绣岁费至数万焉。”

尽得神秘,游东南祷祈劾治,其神怪有过于侍宸者。明张宇初《岘泉集》卷一述宋徽宗朝得雷法之传的道,首列张继先,也列有萨守坚,而列名在林灵素之前,可见在南宋以后数百年中,萨真人之名实在林灵素之上,甚或在王文卿之上。

李丰楙教授指出:

“关键人物周思得(1359—1451)为浙江钱塘人。在吴山(今杭州)遇宗阳宫提点丘月庵,得受灵宝五雷法。永乐初,帝命张宇初陪祀天坛,又召试周思得,彼以五雷法揣测休咎辄验,其后即以灵官法显于京师;永乐十八年诏建天将庙于宫城之西,思得兼领焚修---天将庙即以王灵官为首,兼奉其它的天将。当时帝北征,思得扈从,每战必行法役灵官而获胜。仁宗朝,建玉虚、昭应二殿,又鼎建九天雷殿,命其领焚修如故。宣宗宣德中,敕建玉皇宝阁,改庙额为大德观,特命住持,仍领焚修;并封萨真人为荣恩真君,王灵官为隆恩真君,建荣恩殿、隆恩殿崇奉之。宪宗成化初,改观为宫,加显灵二字,依时致祭。世宗嘉靖中,复建昊极通明殿;东辅萨君殿曰昭德,西弼王帅殿曰保真。类此萨、王同时而显,实由周思得的大力宣扬,乃能由一地方性祠祀扩张为全国性信仰,凡宫观均以王灵官为护法。”

据《太上元阳上帝元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说,火车王灵官原是南斗离星火之首,能变火万里,掷千重火车,飞走乾坤。玉帝敕召鞭龙行雨,奉命布泽,系龙抽筋,缠缚身腰,以此勇猛,赐湘潭立庙,镇方境域,供祭如在。宋朝萨守坚忽游庙祠,乃以雷火焚祠。其神奏帝,敕赐金鞭,随公察过一十二年。“真人道贯先天法,显龙兴西河,功满位立登天。神于水中,部领副将出现河中,投礼师尊,改恶从善,随侍护教,对师盟天,发誓立愿,忠心滴血,分明愿随护侍,当辅助帝君,助国安邦。奏封为先天御前雷霆猛吏三五火车纠罚铁面无私豁落雷公,职任先天,剪除凶恶,专治不忠不孝,违背君亲师友诸事,掌管得此,神将下世救度,誓断妖魔,扫邪皈正,方得清合。”

《王灵官宝诰》曰:
“志心皈命先生主将,一炁神君都天紏罚大灵官,三界无私猛吏将,金睛朱发,号三五火车雷公,凤嘴银牙,统百万貔貅神将,飞胜云雾,号令雷霆,降雨开晴,驱邪治病,观错过。于一十二年,授命玉帝,积功勋于百千万种誓。佐祖师,至刚至勇,济死济生,方方阐教,处处开坛,豁落猛吏三五火车大灵官王天君。”

道教主张诵经度人,宣称常诵《太上元阳上帝元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可有无上功德,不可思议的感应。

“此经尊重,莫可难言。上消天灾,下禳地祸,保镇帝王,护国安民,驱瘟灭祟,殄除火精,官司消散,私事和平。此经能离恶兽,消散灾迍。能灭恶人,利益众生。所求遂意,所愿者成家。有此经,宅舍光明。佩带此经,护卫身形,消除厄难,保命延生。看诵此经,祸去福临。日诵此经,保佑安志宁。夜诵此经,梦魅不侵。心诵此经,口舌不生。常诵此经,保命延龄。时诵此经,诸灾不侵。国诵此经,边域不争。主诵此经,隆昌保宁。诵之千遍,身有光荣。诵之万遍,升腾紫云。抄写施人,福禄增荣。印施千本,家眷昌隆。散施十方,善福加增。广劝世人,阴隙无穷。即得南斗,上生北斗书名注上生籍,勾落死名。祖宗生化,地狱无门。凡在顶礼,随感通灵。一切有叩,无愿不成。若遵经旨,福自来臻。此经难遇,遇者缘人。说经将毕,龙鹤来迎。是时,大众闻说此经,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王灵官的造像一般为红脸虬须,金甲红袍,三目怒视,左手执风火轮,右手举金鞭。或左手结“雷局”,右手举金鞭;左手掐“灵官诀”,右手举金鞭。灵官诀,是中指伸直,食指尖掐在中指第一节横纹背部,拇指尖里侧掐在中指第一节横纹,拇指尖与食指尖相对,无名指和小指屈于掌心,而非直竖中指。《道法会元》曰:“赤面,红须发,双目火睛,红袍,绿靴,风带,左手火车,右手金鞭,状貌躁恶。”“赤面赤发,黄结巾,金甲红罩袍,左手执索,右手持铁鞭,绿靴,背负虎皮袋,状貌威恶。”“面红紫色,黄巾红抱金甲,虎须虎睛,绿靴风带,左手雷局,右手执金鞭。”或变形为“面红,紫色,黄巾,红袍,金甲,虎须虎晴,绿靴,风带,左手雷局,右手执金鞭。”这位赤心忠良的王元帅,后来便成为整个道教所尊奉的护法神,他镇守在几乎所有的道教宫观。

王灵官属下拥有众多的天兵神将,以驱使鬼神,斩妖灭邪。有副将直轰赫震灵大将军轰天霹雳陈威元帅、直轰烈飞黑大将军金鞭考鬼丘先元帅,银牙凤觜官将三千人,虎首貔貅吏兵百万众,监魂毕元帅,捉缚枷拷斩烧冰压八大神将,飞天夜叉精兵三十万众。

法师施行王元帅秘法,须当变神召将。左手掐玉文当心,右手结剑诀叉腰,师瞑目望西北,存想霞光直射,天门开,上有金阙元阳宝殿,有上帝高真在内,宗师帅将在下。存想自己元辰,往来无碍,坛中帅将森列。焚香宣召,五雷直日功曹使者,香官土地正神,闻今宣召,速至吾前。存西北功曹至。密念︰唵吽吽,功曹聚,至娑诃。一炁三徧。存想功曹使者,已到吾前,仰烦传此心香,上诣雷府,宣请王善,速至行坛,鉴今召请。“王善现形,神威豁落,金甲黄巾,手执金鞭,红袍罩身,绿靴风带,双目火睛,腰缠龙索,受命三清,出入三界,搜捉邪精。敢有拒逆,化作微尘。急准祖师西河萝真人风火律令。谨召雷霆都天豁落猛吏三五火车紏罚灵官铁面雷公王元帅,副将陈丘二元帅,火速临坛,有事差委。疾。”师以天目光虚书道祖令,呵心炁,以雷局冲入第三星中,师见,同雷火青光中来,吸入本府混合。存雷帅到坛,香灯供养。少驻雷威,领今祈梼。

(编辑:玄朴)

萨守坚的著作《雷法》一文2400字,虽以符篆派的一套理论为根,但也继承了老子的辩证思想和道家精、气、神理论,从阴阳相互影响的方面去探究天象的变化,反映出古人企图探究大自然的变化奥秘的努力;从固精、养气、保神的方面论养生,对后来内功学说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他的《雷说》后附有《续电说》,文不长;又《萨君宝诰》文一段数十字,然皆显系后代所拟托,俱可不论。

人们意想不到的是:萨守坚还是一位诗人。内丹派南宗五祖白玉蟾的《道法九要持戒第四》引有萨真人的诗一首,并论及其行事:

萨真人云:道法于身不等闲,思量戒行彻心寒。千年铁树开花易,一入酆都出世难。岂不闻真人烧狰狞庙,其神暗随左右,经一十二载,真人未尝有纤毫犯戒,其神皈降为辅将。真人若一犯戒,其神报仇必矣。

可见萨真人之诗在南宋时已在道土和道教学者中流传;见之于《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和《新编连相搜神广记》的关于他的一些故事,也在南宋之时已广泛流传。又《历世真仙体道通鉴》本传中录有其诗二首,第一首即白玉蟾所引,只是文字稍有不同:道法于身不等闲,寻思戒行彻心寒。千年铁树开花易,一日酆都出世难。 有三字不同。看来当以白玉蟾所引为是。其二日:

言清行浊休谈道,不顾天条法漫行。

但依本分安神气,何虑仙都不挂名。

两诗都教人言行一致,诚心向善,由养心、养神而养生,于为人处世,甚有启发意义。

又明万历年间邓志谟所著《咒枣记》叙述萨真人故事,写萨真人吟有四首诗,唱《叹皮囊谛语》一段。诗的水平明显高于小说叙事的水平,或有所依据,今录其中有意义的两首七律如下。第三回写因行医致人于死而弃医时所吟:

野水连天秋一色,西风不动碧波平。

泓泓不许微尘汨,湛湛由来彻底请。

万顷冷涵罗带绿,一川寒漾鸦头青。

人心若是无渣滓,自信胸中玉鉴明。

其诗风上继其师祖张继先(10921127年,第三十代天师),少烟霞气而多及于世道人心,同唐宋文人仙道诗有意谈丹炉、霞衣者不同,也与张伯端、白玉蟾充满隐语的金丹诗不同,白玉蟾也有些很豪放的抒情之作,颇近苏东坡、黄庭坚,萨守坚之诗也甚有意境,但较为乎实。总之,他也是宋代一位杰出的道教诗人。《咒枣记》第六回写龙虎山告别第三十一代天师时,天师吟七言绝句一首,萨真人亦吟一首(七绝);第八回写在榆溪之地(榆溪州,唐置,在今陕西榆林市以西)遇雨,雨后吟一首(七绝),并似小说家言,诗也较平庸。《叹皮囊谛语》似为释家言,应非萨守坚之作。今俱不录。

这里要特别提到元刻《新编连相搜神广记萨真人》所附萨真人像一幅。这是目前所见萨真人像中最早的一幅。最值得注意的是萨真人身后的护卫者有二,其一为王善(王灵官),另一个的头却是马头,这在目前所见各书插图中都没有,其情节也未见有资料道及。我以为这当中透露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文化信息。我以为这个马头的将军,就是西和萨爷殿所奉杨四爷。杨四爷是什么神,当地人已无人知晓,我推猜他本是氐人所奉之神。西和仇池山为氐人发祥地,杨氏氐人从东汉末年起即在仇池山、骆峪一带建国,名仇池国;氐人自远古以马为图腾;又因氐先民即上古所传说的雕题氏、形天氏,故氐人所奉祖先神皆有天眼(人们常说马王爷,三只眼,天宫中马元帅也有天眼,皆以此)。在陇南和四川留有很多传说的杨二郎(二郎神)也有天眼,因二郎神实也是氐族的祖先神。这位杨四爷也本是氐族的祖先神,因萨守坚为西和人,故传说中搅到一起。明代神魔小说《咒枣记》第六回写王恶(皈依萨真人之后改名王善)除野马精的情节,恐也是由此而生出,只是已大大走样,脱离了原始的情节。

萨守坚晚年寓于泉州(在今福建南部,漳州以北),以道术名世,从之游者数百辈,故在南宋、元代影响颇大。明臧懋循编《元曲选》中有《萨真人夜断碧桃花》剧本《楔子》之外共四折,讲东京(洛阳)徐端有二女:碧桃、玉兰。碧桃许张硅之子张道南,两家相邻。张道南因笼内白鹦鹉飞出,飞到徐家园中,越墙去找,因而得见碧桃。徐端夫妇因此责骂碧桃,碧桃即气死,埋在园中。三年后道南中状元,碧桃之魂与道南相会。久之,道南病,医药无效,家中以为有邪魔着身,请萨真人来看。萨真人勾来碧桃的魂,伺明了缘由,令碧桃借尸还魂,夫妻重配,父母团圆。剧很有人情味,剧中的萨真人讲天性,通人情,与《白蛇传》中的法海和尚截然相反。

由南宋以来一些道教典籍和上述一部杂剧、个小说可见萨真人在历史上影响之大。萨守坚学说在今日的意义只在内丹学和道德修行方面,此即近代著名道教学者陈撄宁所谓仙学。实际上宋l之时人称守坚为真人,犹称之为仙人。陈寅恪先生说:真,是指仙人而言。唐朝仙、真通用,字一义。应该说,萨守坚在道教理论和养生理论方面是有一定贡献的,也是北宋末年甘肃的一位诗人。

本文由28彩票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萨真人墓与萨守坚,赤心忠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