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28彩票 > 关于文学 > 醉色人生,她也是拼了_哲理励志_好历史学网

醉色人生,她也是拼了_哲理励志_好历史学网

2020-01-05 05:21

夏末炎热的午后,苏暮染穿着性感的红色低胸小短裙,紧窄的下摆刚刚好包住翘臀,没穿丝袜的双腿光滑幼嫩,迷人的曲线显露无遗,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十公分高的黑色高跟鞋匆忙敲击着散发热浪的柏油路面,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顾盼明眸间写满焦急。 站在路边拦车时,她心里不停想着临出门前王总的嘱咐:只要今天晚上把韩国来的客户——朴理事喝高兴了,他大笔一挥在订单上签了字,自己长达二个月的实习期就宣告结束。 那个与自己竞争的同事近拿下了好几个小单子,公司一直在犹豫:两人之间到底留下哪个好? 处于劣势的苏暮染能不能漂亮翻身,就靠这个没见过面的韩国客户和他的订单了。 她心里顶着沉重的压力,暗自决定——只要不破……处,朴理事想怎么折腾她都要奉陪到底! 由于正值晚高峰,她如约到达江楼晓月商务会所时,还是比预先约定晚了一刻钟。 来不及仔细看清门牌号,她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来到位于二楼的一间豪华包厢。 传统中式的装修在奢华的水晶灯勾勒下,显得雍容华贵。 精致的手工苏绣屏风后面,隐约显出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冷漠的身影——客户已经来了! 她顾不上欣赏房间内的装饰,小香舌舔舔因紧张而略显干燥的嘴唇,小手下意识攥紧,连忙满脸堆笑的绕过屏风,走到脸色冰冷的客户身边。 她深呼吸一下,在心里暗暗重复了刚才的决定,讪讪的用韩语解释:“你好,我是信诚经贸的苏暮染。因为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 男人没说话,像根本没看见她一样,兀自拿起醒酒器为自己斟上一杯,若有所思的送到唇边。 苏暮染呆呆的站在那儿,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 乌黑的发梢散落在坚毅的额间;高挺的鼻梁像极了大理石的雕刻,线条冷硬却霸气十足;墨染的黑瞳如深邃的龙潭般看不见眸底,让人猜不透他此刻正在想着什么。 他生气了吗?看上去不像。没生气吗?他又不理自己——好奇怪的人! 不过,朴理事居然这么有型!比韩剧中的任何一个男主角都要养眼得多。 看来,今天的酒不会喝得太难受,陪着这么高冷又有型的男人,就算被他占了便宜,也不算太吃亏吧。 苏暮染在心里偷着乐,主动走上前一步靠近他:“天气这么热,我帮你把西装挂起来吧。”她的韩国语是大学时专修的,说得相当地道。 酷酷的男人还是不理她。 她脸上显出一个讪讪的笑,小手搭上男人宽阔的肩膀,摸索着伸进随意搭在肩头的西装下面,掌心传来一阵温热。 男人斜眼瞥她,深邃的眸光里染上一抹厌恶。 这个眼神另苏暮染全身都不自在,仿佛自己就是那种为了钱可以随便出卖肉体和灵魂的女人一样。 随他怎么想吧,只要今天把订单签了,自己毕业后的第一个目标就有希望实现了! 她心里安慰着自己,硬着头皮为他空了的杯子添满红酒,状似乖巧的在男人身边坐下,凝脂般小手在他胸膛上轻轻抚摸,为他顺着气:“不要这样子生气好吗?我是真心道谦的。来咱们喝了这杯,算我赔罪。” 她顺便发嗲的抛个媚眼过去。反正眼前的男人看上去那么不近人情,就算主动点也不会让他乱来吧。 男人不理她,她眼含秋水的注视着他,一仰脖独自喝干杯中红酒。 饮完一杯,看看男人还坐在那里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便把小脑袋向男人怀里乖巧的靠靠,摆出风情万种的样子眨眨眼。 男人仍旧不说话,眉头却越蹙越深。 “好了、好了,你要是还不高兴,我自罚三杯还不行吗?”她如玉雕般的小手,不顾男人厌恶的帮他舒展了一下眉心,又给自己倒上满满的三杯酒:“你看着哦,我要喝啦。我喝完你可不准再生气喽!” 她用流利的韩语说完,双眸有意含着妩媚的风情,盯着他如墨的黑曈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去。 放下后一只酒杯,男人似乎更加厌烦她了,直接从红木的中式椅子上站起来,将八爪鱼一样的苏暮染推开,迈开长腿好像要走。 “诶~别走嘛,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谈完哪!”苏暮染说着流利的韩语,主动扑进男人宽厚的怀里,小脸上已经有了些许醉意,撒娇加无赖的抱住他。 “夜先生,大华那边的谈判代表被堵在路上了,要过一会儿才能到。”这时,一个身穿黑色中式立领的保镖走进来,用流利的中文对男人说完,疑惑不解的看看他怀中的苏暮染:“这位小姐是?” “我正要问你呢,从哪里找来的韩国妓女?”被称为夜先生的男人无限厌烦的用中文厉声责问着来人。 “你……你们……不是朴理事?!”苏暮染当即愣住了,两条弯如新月的黛眉纠结的绞拧着,当她反应过来后又感到羞愤难当:“哼!混蛋,占了便宜还敢骂我,你们才是出来卖的哪!”她用中文回敬道。 被那句“韩国妓***女”气疯了,狠狠一跺脚,她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喂……”保镖指着她的背影就要追出去。 “顾雷!”男人低沉的嗓音打断保镖:“算了,不过是个没头脑的女人,不要为她误了正事。”说完,松开袖扣随意的将衬衫袖子卷起一点,优雅的坐回椅子上。 苏暮染又羞又恼的出了包厢,酒劲加尴尬令她脸色陀红。正想打电话回公司核实情况,手机上就出现了王总跳动的头像: “你是蜗牛吗?怎么还没到?朴理事都等急了!再不快点出现在2688房间,你就卷铺盖走人吧!” 他说完也不等苏暮染回答,就气冲冲的挂上电话。 2688?她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房间号,疑惑的回头看看刚刚走出的房间,门上赫然镶嵌着2688的号牌。 没错啊! 可是那个男人明明是姓夜的中国人,不是韩国客户--朴理事! 她准备再打电话给王总核实一下,电话铃声主动响了起来,这次来电显示是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小苏,不好意思啊!”办公室文员十分抱歉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说: “王总叫我预订的确实是2688房间,可是订好房间后不久会所老板又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今天有一个VVIP客户临时要用那个包厢,就给我们重新调了一间。 我也是刚刚接到通知--朴理事被安排在2658号包厢。麻烦你抓紧时间过去吧。给你造成了麻烦,还请你原谅啊!” 听完她的解释,苏暮染气得小手发抖,直接挂线。边在心里骂着她不早点通知自己事情有变,边开始去找2658的门牌号。 气愤归气愤,她还得快点去陪韩国客户喝酒,希望刚刚的小插曲不要影响到合约的签定才好。 还好,2658号距离原来的包厢并不算远,只是面积小了一半,比起中式精装修来,日式的榻榻米也显得简陋许多。 服务员替她拉开格子门,里面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脸色阴沉的跪坐在桌边,正看着清冷的日本料理生气呢。 苏暮染有些紧张的站在门口舔舔嘴唇,小手用力相握一下。 “你好,请问是朴理事吗?”她吸取上回的经验教训,还是先核实客户身份更为保险。于是用韩语友好的跟他打招呼。 中年男人十分生气,脸上的肌肉因气愤而微微抖动:“贵公司一向都是这样对待有合作意向的客户吗?”他用韩语冷声斥责道。 “不不不,当然不是这样了!路上堵车,所以我才来晚的。”苏暮染小心的陪着不是,脱去高跟鞋坐到他旁边的方形垫子上。 “朴理事不要生气,既然我来晚了,就主动受罚向你陪罪好吗?”她小心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眼里流转着祈求。 谁知,下一秒,她的大脑就短路了。 朴理事瘦长的大手用力捏住她尖巧的下巴,边用力揉捏边邪恶的说:“那要看苏小姐准备用什么样的诚意喽?” “这个……啊……”她因吃疼条件反射的大喊一声,向后躲着身子,小手下意识推拒着韩国男人的咸猪手:“我先陪朴理事喝两杯吧。” “好啊,那就请苏小姐先喝完这一瓶吧。哈哈哈……”他狞笑着把一瓶韩国清酒放在苏暮染面前。 “喝完这一瓶?”她在脑海里想像着喝了这瓶酒后的样子,有些怯怯的没敢动。 “苏小姐需要我帮忙吗?”朴理事脸上挂着阴森森的笑,一只大手扣住她纤细的后脖颈,另一只手拿起开了瓶的酒就要灌下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见到这个阵式,苏暮染甘拜下风,两只小手快速抢过酒瓶,两眼一闭,仰起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到现在她才明白,来之前公关部经理对她投来的那个有些怜悯的眼神是什么用意,原来她早就知道这个姓朴的不是好东西。 唉,有什么办法呢,为了能真正得到这个高薪又体面的工作,早日实现带妈妈去印度参拜那烂陀寺的理想,就算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也只好拼了。

图片 1

1

午夜十二点,才是一天真正的开始。

这里才是我的主场。

我叫童瑶,小名童童,是金色酒吧陪酒女郎,在这个声色犬马的地方呆了三年,三年足够我看清了世间的人情冷暖。

“童瑶,你的金主来了,就是那个王总啊,我和萱萱先过去了。”叫我的是我的姐妹凤玲,难得的几个谈得来的朋友。

“知道了”,我摁灭抽了一半的香烟,穿上高跟鞋,慢慢走出休息的后台包厢。身后嫉妒或者羡慕的目光灼痛着我的后背,我早已经习惯。

王总,是那个头发秃顶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吧,我不太记得我的这些客户的具体样子,不是我不敬业,生活本来就不美好,还要费心思记这些,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反正等会见到自然就知道了。我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脸盲的。

推开218包厢的门,呛人的烟味铺面而来,我的呼吸一滞,随后换上一张献媚讨好的笑脸,“王总,您来啦,”找了个离王总近的空位坐了下来,伸手拿个空杯倒满啤酒,“王总,我来迟啦,先罚酒三杯啊”

王总显的很开心不停的说:“好,好”

我的工作就是陪客户喝酒,客户消费的酒水越多我的抽成就越高,当然我喝掉的也算,反正都是客户掏钱。

在酒吧里,陪酒的没有两把刷子谁敢在这混,喝到胃出血也是常见的事。

如何摸清客户的喜好,让客户上升为你的金主,就要看个人的本事了。

王总喜欢豪爽的姑娘,他经常说:“你们就尽管喝,喝倒为止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娘们能喝多少。”

我不敢让自己喝的烂醉如泥,害怕那种不能控制自己思绪的无力感。

快速扫了一眼包厢,包括我在内六个人,三男三女,王总和他的两个朋友,还有我的姐妹凤玲和萱萱。一般如果客户没有指名要谁,我们姐妹都会一起,可以相互照顾。

此时大屏幕上点播的歌曲《爱拼才会赢》,王总拿着麦正在喊叫,说是吼叫也一点都不为过,三句没有一句在调上,包厢的音响开的最大,震痛我的耳膜。

我扯了下嘴角,端起酒杯又敬了王总一杯,“王总,来来喝口酒润润嗓子”。

“童瑶啊,我今天特别开心,谈了单大生意”,王总搂住我的肩膀,侧过头对我说,“那穿白色衬衫的就是我的大客户,你今天要好好招待啊,他高兴了我给你双倍小费”。

我转过头看王总口中所说的大客户,三十五六的年纪,白色衬衫,西装裤,皮鞋,后背沙发靠上放着一件黑色西装外套,此时凤玲正在殷勤的敬酒,他好像不喜欢这种场合,眉头微微的皱着。

大概发现有目光订着,抬头对上我探究的眼神,他的瞳孔很黑,眼睛显的特别明亮,我朝他笑了笑。对于这种严肃的客户还真是不好搞定,打不开话匣子啊。

看凤玲自顾自的喝酒就知道,人家压根不愿意理你。

也不是没碰到这样的人,装清高嘛,几杯洋酒下肚还不是露了原形。

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哪有几个真清高的人,你爱装便装呗,碰到这种客户,我平时是不会去自讨没趣的。

可是有双倍小费呢,何必和钱过不去。我心里打着小九九,先给他灌几杯洋酒,醉了就好办了。

图片 2

2

站起身,拉了下稍短的裙摆,坐在凤玲的旁边,用眼神示意她去陪王总,凤玲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怎么看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我怎么有这样的损友,我无语的想。

“老板,是有心事么?来酒吧就是图个开心嘛,放松些啊”,倒了半杯洋酒递给他,他犹豫了一下,接过轻轻抿了一口。

“我酒量不好,你自己喝吧”对方的话让我挺尴尬的,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空气在我这一角渐渐的凝固下来,好像隔绝了外面的吵闹,我们安静的坐着,没有对话。

今天就当给自己放假,喝酒多伤身呐,这是我现在唯一找到可以安慰自己的话了。

中途我上了一趟洗手间,在洗手台看到了“沉默男”,对,这是我给那个客户起的外号。

他低着头洗手,我盯着镜子认真的打量他的脸,留着娱乐圈男星流行的发型,长的神似马天宇,特别是眉眼部分,身高178cm左右,外貌和性格的反差让我吐槽连连。人家马天宇可是暖男,“沉默男”真是白瞎了这幅皮囊。

大概是看的太久了,“沉默男”都不好意思装做没注意到我,打了声招呼,一路无话的往218包厢走去。

在包厢门口,“沉默男”突然停下脚步,掏出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袅袅,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可以肯定他在看我。

“你像我的一个朋友”,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卸了妆估计会更像”。

看他隐晦的神情,我不禁猜想是搭讪么。

干我们这行都是自来熟,不需要搭讪这些套路,客户喜欢什么样的调调我们都会尽量迎合。

“那看在我有幸像你朋友的份上喝一杯?”我试探的问了一句。

3

包厢里,王总和他的另一个朋友已经喝醉了,凤玲和萱萱在唱歌。

我们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请问老板贵姓?”老是在心里称呼人家“沉默男”万一说漏嘴怎么办,我开口问道。

“我叫沈逸”他给自己倒了杯水,用眼神询问我是否需要。

我摆摆手表示不用,端起酒杯,“那个,沈老板,我敬你一杯,你随意啊”,随后一口气干了。

用眼神瞄了一下对方,发现他喝了一小口的白开水,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他好像笑了,难道眼花了?”包厢里的灯光偏暗,我想大概是我看错了,“真是个无趣的人”我在心里嘀咕。

散场了,看王总喝的烂醉如泥,我的小费也是泡汤了。

我招呼男服务生把王总和他朋友扶出酒吧,找了个代驾送回家,沈逸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前他突然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童瑶,沈老板下次来记得找我啊”我给他关上车门还不忘推销自己。

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出租车缓缓开走了。

接下来没有我的客户,挺冷清的一晚。

之后的一个月都没有再见到那个叫沈逸的男人,王总倒是一如既往的关照我的生意。除了长得油腻点,偶尔揩揩油倒也没有太过分。

做这一行被吃豆腐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不过分就忍了。身边的姐妹也有出台的,这是你情我愿的事,大家心照不宣。

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客人强迫小姐出台的事,结果就是被轰了出去。

听凤玲说,这家酒吧的幕后老板在黑白两道都有关系,对付这些小人物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真的有权有势的人也不可能看上这里的姑娘。

图片 3

4

今天立冬,节日里酒吧总是会特别热闹。

凌晨三点,我难受的趴在行人道旁的花坛上呕吐,恨不得将胃里翻腾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最近天气变凉,不小心感冒了,今天的老顾客又偏偏点名要我陪酒,推迟不了只有硬着头皮喝,中途上厕所时就吐了,撑到结束,感觉五脏六腑火烧一样难受。

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朝我摁了两下喇叭,看不清车里是谁,脑子里一整眩晕,感觉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你没事吧,童瑶?”

我抬头想看清楚是谁在和我说话,突然意识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张床上,白色的床单和被套,看布置应该是病房。我坐起身检查身体,衣服还是昨晚的衣服,是谁送我过来的?

这时门被打开,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是沈逸,他把手里拎着的早餐递给我。

“谢谢你昨天送我来医院”刚醒头脑不太清楚,我闷闷的说。

“你昨天发烧,胃出血,医生说现在只能喝粥”,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继续说道:“等下就可以出院了,我送你回去吧。”

“那个,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会”沈逸转过身,阳关温柔的洒落在他的身后,一片的温暖。

图片 4

5

我时常在想,是我孤独了太久才会做沈逸的情妇吗?

看着那个神情淡漠,却行为举止里透着关心的沈逸,我是贪恋这份温情吗?

连我自己也不明白。

从小被母亲抛弃,被奶奶收养,不被父亲承认,这些是我不能言说的秘密。

八年前,背井离乡,流浪过很多的城市,做过服务生,洗过盘子,摆过地摊······带着形形色色的面具生活,直到遇到了沈逸,就像生命里洒下的阳光,强行驱走阴霾。

沈逸说,“童瑶,你陪我两年,两年之后我给你一钱,你可以去过喜欢的生活。”

我想,或许沈逸是把我当做那个女人的替身吧。

在一起的日子里,只要他出差就会带上我,忙完工作会陪我去体验不同的风土人情。

我是满足的,在二十余载的青春中,这是我最惬意放松的时光。

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两年后,我离开了这个承载了我太多回忆的城市,手机短信提示银行到账的消息。泪水突然掉了下来,打湿了衣襟,想起我十四岁离开乡村时的情景。

(童瑶小时候的故事请看上篇《拾荒老人的孩子》)

本文由28彩票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醉色人生,她也是拼了_哲理励志_好历史学网

关键词: